2014年3月25日 星期二

06-大雪山,中橫



2009.01.17

寒流好像過了,這幾天天氣好得不得了,絕佳出遊的時機,可是又沒看到啥出遊公告,難道大家都挑又冷又下雨的日子才要出去挨餓受凍嗎?地球真的太危險了,俺要回火星去!

星期六早上起床,打電話給基隆同學,想去他家看看他之前買的哈雷(Dyna車系),聽說他又搞了一部大傢伙,也對啦!!!玩HD不玩Softail,簡直是白玩了...後來聽說同學似乎是不滿足於光是買成車,換換套件而已,非得像OCC(Orange County Choppers)一樣,自己搞車架引擎從頭組一台Chopper...媽的!這樣是有比較便宜喔?!簡直是太閒沒事幹浪費錢!...電話打過去結果它媽手機竟然沒開機,真是好命!俺除了搭飛機才敢關手機,其他時間都要24小時開機待命!





算了!找條輕鬆的路跑一跑...大雪山林道還不算遠,而且沒挑戰性,最適合俺這種色大膽小怕狗咬的來跑跑!

往台三南下,過頭份三灣,汶河7-11休息買補給品...台三真的是重機公路,一路就碰到好幾群重機油門盡磅呼嘯而過,唉!有錢真好!...這間7-11也儼然變成重機休息站,一眼看過去超過20部高價重機,歐系日系美系都有,肚卡敵還特別多...XR250照例還是乖乖停最邊邊,拍照時不經意發現,XR250排氣量和車價雖然比不過別車,但車高卻是最高的,即使是大型旅遊車還是要比XR250要矮一個頭!真是令人安慰!呵呵!


縱使是SUZUKI當家跑車GSX-R,也比XR250矮上一截!呵呵!


喝飽吃足繼續往下跑...路過鯉魚潭,看到上觀景台的階梯,看四下無人,忍不住把XR250騎上去,不必技巧,就直接跑上去就可以了,越野車的長行程的避震輕鬆地可以把一般機車視為障礙的階梯化為無形!




沿台三到東勢後,找到往大雪山的路,一路往上,隨著海拔的升高,景色也慢慢好了起來...途中看到好幾十架單眼相機和大口徑望遠鏡頭,隨便一組價格應該都比XR250還貴,記得Canon 1200mm的鏡頭一支要10萬美金...美金耶!...玩攝影也是燒錢一族,還好俺很認份,傻瓜相機好拍又好帶,摔了丟了也不心疼...路旁這些燒錢一族應該在拍小鳥,我納悶的是,上山公路三不五時就有車車經過,還會有小鳥在這裡閒逛嗎?


快十一點時,到達入口,才看到竟然進去要收錢,而且不便宜耶!一人要兩百,機車再加二十...哇哩ㄌㄟ!真是太超過了!...俺以為只有大陸才會搞這種攔路斂財的玩意,想不到台灣也有!...收費員問俺是不是台中縣民?回答不是!不過俺是在台中縣唸書的,這樣算不算呀?!...當然不算!...依非假日收費150,加上機車20,共花了170才進去!...進去後看不到小貓兩三隻,這也難怪!一家子開車想進去,就差不多要一千塊了,俺情願去必勝客買三四顆大披薩,全家飽餐一頓比較實在一些...




一路其實都沒有林道的感覺,也沒有off road的路段好讓XR250過過癮,210/230等林道都封了,往裡望過去也是一片湮茫,不知道多久沒有車車走過了...不過景色還不錯,天空是清澈的藍,陽光是溫暖地燦爛,空氣當然比山下好上一百倍,遠處山頭的鬱綠也讓人感到輕鬆和舒適...到了50K終點,和一個林務局的人員聊天,他熱心介紹這邊神木可以去看看,走下去半小時,走上來一小時...俺說,你不要開玩笑了!俺穿這種鞋子,你叫俺走路爬山,你怎麼不叫俺去自殺算了









記得有一次去竹東警察局辦入山證,因為他們只是核發機關,不是設限或禁入的林務局或其他啥狗屁單位,結果我申請的地方被林務局限定進入,承辦的警員就說這樣是違憲的,山上很多路段被圍起來,寫啥禁止進入,否則依法處理等等,其實根本就沒有法好依,只是屁話一句!...因為憲法第二條寫明,中華民國之主權屬於國民全體!...話說俺年輕時,可是在金門紮紮實實當了兩年兵,出社會工作每年也按時納稅納了好幾萬,俺可是守法又盡義務的好國民...除非這條山路是私人財產,否則林務局只是管理單位,不是擁有單位!...還有憲法第十條寫明,人民有居住及遷徙之自由!...所以只要依法申請,就算有啥限制進入林道的法條或命令都是違憲!...要不是俺生意作很大,一秒鐘幾百億上下,沒時間理你!否則天天去遞訴願狀,要這些吃飽飽又拿翹的公務員,乖乖地把欄杆打開,讓俺進去!

到了入口,一路往下兩公里就看到神木了...這神木還真的超大棵的,拍照得退上好幾十步才有辦法拍.

 聊完天看完神木,也就回頭跑上去了...反正林道都被封了,附近也繞不出啥好玩的路,下山出到東勢,沿台三回到新竹,結束今天行程!雖然有點無聊,但還是比悶在家看電視要好!





2009.01.31

在南部老家過個長長的春節假期,回到新竹不甘心還有個星期六日,所以還是想出去跑跑...我有過的汽機車幾乎都跑過中橫,算算都跑過五六趟有了,就算中橫景色再漂亮,也不必再跑一趟...不過這次是有目地,要測試XR250的前叉設定...上次摔過車後,雖然重建了大部份,車車可以跑,但還是有些小地方沒預想到,所以還沒搞定!

第一個是安全帽鎖,它在副車架上面,副車架更換以後,安全帽鎖也就沒了!...本想拆下來移過去,不過拆了許久拆不下來,因為它固定用的螺絲是鎖緊後,螺絲頭自己會斷掉的特殊螺絲,設計上就是鎖上去之後就不想讓你可以拆下來了...汽機車有些裝置都是用這種會斷頭的螺絲,就是不讓人可以拆,如果可以拆下來,那就不必拿鑰匙開了,一根板手搞定,也不必叫作鎖了!...還好這東西向原廠指定還買得到,而且要配鑰匙號買,免得開電門一把鑰匙,拿安全帽又一把鑰匙!

第二個問題是車屁股有點歪...確定副車架是正的,不過有根十五公分長的主軸螺絲沒料想到會歪掉,所以上次沒買,因為規格太特別了,所以台灣也買不到,雖然不影響行車,但就是不爽!等下次我姐到日本再一起買,好加在螺絲價格便宜!

最後問題就是車頭有點歪,行車穩定感不足...雖然越野車設計上強調靈活性,不是講究穩定性,就像F16強調空戰纏鬥能力,但整個空力氣動設計就非常不穩定,因為一定要不穩定才能短時間內變換方向,最後這種不穩定,讓飛行員無法以傳統人為方式操控F16飛行,所以只好採用Fly-By-Wire線傳控制系統,飛行員拉操控桿只是把位置告訴電腦,再由電腦控制F16飛行!

不過就算是強調操控靈活的越野車,行車還是要有穩定感,應該說給騎士一個可掌控的感覺,文字很難說明出來,總之不對勁就是了...車把有換過,所以問題不在車把!XR250主車架雖然不像CRF250R之類的純種越野車的超高強度,但也不是說弱到摔個車就歪掉,基本上XR250車架強度可能比一般400cc的街車還要強...上下三角台是一整塊鋁鑄件,不太可能會歪掉,它只會裂掉...所以推論是前叉部份的設定/角度/鎖位跑掉,讓車頭會歪!

再搬出維修手冊,看圖說故事...我一直以為會有前叉校準的圖或程序,也擔心這程序要專用工具,所以一直不敢拆前叉...但翻來翻去看不出個所以然,不管啦!拆了再說,我就不信這有多難...整個結構應該是從主車架的龍頭開始,上下三角台互串在上面,裡頭有軸承和套筒,聽說XR250到一萬五千公里就會有轉向困難等毛病,基本上就是這裡的軸承老化了,先記下來,下次備料就買幾個軸承回來放!

前叉的位置和角度,靠上下三角台固定,所以我的情況應該是上下三角台位置不對...動手移一下位置,用肉眼看有比直了,再鎖回去...令人驚喜的是原本車把的歪斜消失,再就是出去跑一跑確認一下是否正確?!正確的話,我大概就掌握了前叉的作用幾何和機制了!...如果跑off-road路段來試車,不平路面的干擾會讓人沒辦法判斷問題在哪?!所以才決定選擇路面良好,但彎路很多的中橫來試車!

不過中橫行程有點尷尬...宜蘭支線/花蓮太魯閣/埔里清境農場三個進入點都超遠的,一天跑不完,兩天又有剩!最後計劃晚上到花蓮住一晚,隔天從從太魯閣進去...計劃確定後,東西裝備搞定,打電話給失聯多年住花蓮的同學,要他幫俺訂民宿,反正可以睡覺就好!拖到下午一兩點才出門,預計是天黑前應該可以到花蓮!

進羅馬公路接北橫,過明池時竟起了大霧,能見度不到五公尺,速度一再放慢,出到宜蘭時竟已經是下午五點了,再打電話給同學,我以為宜蘭下去就是花蓮了,看要不要一起吃晚餐?!結果我同學說還久ㄌㄟ,先到三星,冬山,蘇澳接蘇花公路跑個一百公里才到花蓮...哇哩ㄌㄟ!怎麼那麼遠,不是出宜蘭市區就到花蓮了嗎?!

一開始還會遵守速限規矩地跑,到了蘇澳接蘇花公路,天色漸漸變暗,路也變成兩線道,俺心裡頭也急了,不管啦!加足油門往裡衝...蘇花公路到花蓮方向沒看到半台車,但對向往宜蘭方向是滿滿的車...跑了兩公里,車陣還沒看到盡頭,繼續跑五公里,車龍還在,一路跑了十幾公里,都還是滿滿排隊的車...天呀!要多久才能消化完這沒盡沒頭的車陣呀!?...奉勸各位看倌,過年不要到處亂跑,在家打麻將就好,睡覺看電視也可以,出門亂跑塞車都塞死你!

跑了三四十公里,對向沒車了,但四週也變成黑暗一片,嚴重錯估了蘇花公路的漫長和彎曲難行...XR250在無盡的黑暗中無助孤獨地奔馳,喪失了速度/距離/時間的感覺,好像跑了半小時了,怎麼里程表才多兩公里?!...心裡漸漸不安了起來,該不會這條路是鬼打牆吧?!跑到天亮都還在原地跑...萬能的上帝,南無阿彌陀佛,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喔!俺可沒幹過啥喪盡天良的事,千萬保佑不要碰到啥壞東東!

遠遠看到一片燈火,頓時心情安定許多...過了幾個隧道,到了地頭看路標是"和平",俺還以為花蓮到了說,空歡喜一場!...看看時間都七點了,肚子也餓了,找家7-11吃吃晚餐...再打電話問同學還多遠到花蓮,回約四十幾公里!靠!怎麼還那麼遠呀?!吃飽喝足再往前衝,路況有變好一些些,沒那麼彎來彎去...七點半總算到了花蓮,再打電話連絡同學,同學把民宿的地圖和電話拿給俺,閒聊了一會...花蓮同學基本上沒啥變,還真是註顏有術,基隆那同學雖然也好幾年沒見面,但看照片好像變很多...以前瘦瘦高高帥帥的,聽說現在是大腹便便的怪叔叔!...(謎之音:你自己也差不多啦!)

進到民宿...嗯...不錯!房間設備都很新,很乾淨,還有清新的香味,四週有木頭作裝飾,最好看就是這床頭燈,俺中意...就是房間有點小,不過一晚一千多,就別要求太多啦!...放下行李,洗把臉,到市區去逛逛,找到曾記麻糬...吼...怎麼那麼便宜!?一顆手工紅豆麻糬才10塊錢,在新竹大概只能買到半顆,而且又難吃到像爛掉的輪胎!

挑了一堆啥紅豆綠豆草莓紫米抹茶等等,結帳不到300塊!...俗!

另外買了飛魚子香腸,水煎包,綠茶奶茶回去當宵夜,順便請請打理民宿的幾個年輕人...他們雖然還在念書,不過已經在幫忙家裡賺錢了,俺念書時,只會向爸媽伸手要錢的說!...洗好澡看看電視吃吃宵夜設好鬧鐘早早上床睡覺去,明天還有艱難的挑戰要面對!


2009.02.01

早上七點十分起床,盥洗著裝完畢下到樓下七點半,民宿小妹妹也把早餐送到了,一份總匯三明治加奶茶,邊吃邊看地圖...原來進太魯閣要回頭往新城去,我一直誤會是直接花蓮市就進中橫了,因為在市區就可以看到很近的山了...吃完早餐出到市區,備好糧草,出發啦!

到了牌樓還是得拍張照以示到此一遊...拍完照,原本還滿是雲的天空,漸漸透出萬丈光芒,看到了太陽,心情穩定大半,昨天暗夜狂噴蘇花公路鬼打牆的陰霾也就一掃而空...牌樓後面好像多開了一條路,逛上去是個遊客中心,接到天祥的路好像是新開的,到底要跑舊路還是新路,考慮了好久...最後還是忍不住好奇,跑了新路!




大家都會拍的牌樓...偶也會拍!



一個叫溪畔的地方,景色別有一番風味!





路邊岔路off road,不過只有兩公里長




上到了一個叫關原的地方,竟有加油站,趕忙停車加油,順便把胎壓洩掉一些,因為氣壓的關係,山下買的土司已經鼓成兩倍大了,輪胎也變硬了,洩點胎壓免得它爆掉...還有前叉也變硬,有翻出一字起子,把前叉洩壓螺絲轉開,讓前叉恢復正常彈性!...有點考慮要買按壓式的洩壓螺絲裝到前叉,按一下就搞定氣壓平衡,就不必在那邊找工具了!只是兩顆小小的東西要價一千多,有點貴買不下手!

現今除了小綿羊之類的輕量機車,避震器還可以純粹靠彈簧來作壓縮,其他重型機車,特別是避震器要承受重大撞擊力道的越野車,光靠彈簧壓縮是不夠的,所以大部份避震器會設計氣室,利用氣體的可壓縮性來當避震...這樣有個額外的好處,就是調整氣壓氣道就可以調整避震軟硬...不過壞處就是溫度或氣壓變化時,氣體體積改變,避震器特性也跟著改變,像現在爬到三千公尺高山,外界氣壓變小,氣室內的壓力就變大,需要通風平衡一下,不然避震器就太硬...下到山下,還得再解開螺絲平衡一下,不然又變太軟!

有個老外開一部休旅車,竟熱情地打招呼...老外旁邊還帶一個翻譯,搞半天原來老外對俺的XR250有興趣,他說他也有一部,對XR250是讚賞有加...用台式美語和老外瞎扯了幾句,say bye-bye後繼續爬山趕路.

上到山頂景色豁然開朗,中橫景色可以說是三條橫貫公路最漂亮的...在武嶺吃完午餐就下山了!下山途中的景點,包括清境農場,就不值一提了,直接殺到埔里,再殺到台中,省道回到新竹,下午五點出頭,東西收一收,結束這趟試車旅程...累歸累,不過這趟行程有兩個收穫...

第一是對前叉的調整,我的理解和想法大致上沒錯!再細調一兩次,XR250應該可以恢復穩定感及掌控性.

第二就是在彎路上嘗試三種同傾/內傾/外傾過彎方式,再搭配三種身體角度,中立/前傾/後傾...感覺最穩定最有掌控度的過彎方式,應該是外傾過彎加身體前傾,特別是身體前傾,可以明顯地感覺對車車的掌控度,印證了一些老前輩的經驗說法是正確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